信息报道
  • 区红会报道
  • 基层红会信息
  •  
    上海市金山区红十字会
    人道救助基金
    327740-08010330295
    上海农商银行金山支行
     
    张堰镇
     
    捋起袖管 笑靥如花
          

     初春的上海,迎春花儿嫩绿的枝头上缀着朵朵小黄花,星星点点地跳跃着,迸发着生命的力量。

       3月4,在市一医院的病房内,成娜红静静地望着自己的血液沿输管,缓缓从胳膊流出,进入造血干细胞采集器,再缓缓流入体内,嘴角始终挂着笑容。

        尽管这个过程有点疼,尽管有可能因为受捐者的各方面原因,如身材比自己高大等而要再捐献一次;尽管她连受捐者的名字都不知道,但成娜红却一直坚持着她最朴素的想法:救人家一条命。她只知道对方是一个25岁的大男孩,刚刚大学毕业。“他比我弟弟还要小呢。”成娜红也有一个弟弟,今年33岁。

        2009年,一个偶然的机会,成娜红报名加入了中国造血干细胞资料库,当时懵懂的她对“造血干细胞捐献”一无所知。

        去年3月份,她接到了上海市红十字会的电话,说她与一患白血病的男孩初步配型成功。当她把消息告诉60多岁的母亲时,母亲抛出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你不要命了?”原来,母亲曾经住院有过抽骨髓化验的经历,那种钻心的疼痛让她记忆犹新。

        “能救人家一条命呢。”成娜红立马安慰母亲,金山已经有好多人都捐献过的,不会有什么问题的。母亲信佛,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善良人,也就不说什么了。

         其实,老母亲一开始的反应之所以那么强烈,更主要的是因为成娜红多年来一直是一个人带着女儿,既当爹又当妈,上班又忙碌,要是身体不好了,谁来照顾孩子啊。

         说服了母亲,成娜红又跟自己11岁的女儿悄悄地说:“妈妈要去住几天院。”

    听说妈妈要去住院,女儿说:“又要去献血么?”

          在女儿的记忆中,上次妈妈一个人去医院,是献血。

          “这次不是献血,是捐干细胞。”

           “疼么?”

          “疼肯定是疼的。”

         “那我陪你一起去吧。”

         “在家好好听姥姥的话,妈妈过几天就回来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 今年37岁的成娜红几年前与丈夫离异后,一直都是自己一人带着女儿。看着女儿一天天长大,是她最开心的事情。去年,成娜红去医院给女儿输液,结果输完就已经凌晨三点了,在小镇上打不到车,母女俩就依偎在一起,看着天上的星星,一直等到天亮。

         “说到就要做到,配对成功的概率很小的,再说我已经承诺了要捐献的。”成娜红说,自己也要给女儿做个诚实守信的榜样,尽管女儿不知道捐献干细胞到底是怎么回事,但她听到别人说自己的妈妈救了人家一条命,她也特别骄傲。

         尽管家里家外两头忙,但是成娜红却连续多年一直被评为单位的“微笑明星”。成娜红是张堰镇劳保所服务窗口的一名协管员,尽管每个月只有不到两千元的工资,但是她之前负责的为居民办理农保、社保等工作,一直都受到居民们的认可。在同事们眼里,成娜红又是名副其实的“开心果”。“真没想到,这么瘦小的成娜红竟然那么痛快的就答应了捐献造血干细胞。”同事张兰赞叹地说,自己也是一名造血干细胞捐献志愿者,真要捐献,也是需要很大勇气的。

         从去年3月份接到市红十字会的电话至今,由于受捐者病情不稳定,成娜红已经先后两次进行了体检,每一次她都在捐献协议书上毫不犹豫的写下了“同意”,并签上了自己的名字。而如今,终于捐献成功了,成娜红的嘴角露出了甜甜的笑容。(公维同杭金英)

     

    2014-03-09   浏览次数: